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千方百计

更新时间:2024-07-09 19:41:32

千方百计 连载中

千方百计

来源:阅文 分类:古代言情

眼下是用药让它安静下来了,但再次醒来的蛊虫,就不是昨日的蛊虫了。 不过他们刚见面,齐酥不打算聊得这么深入。 道慈的目光,像是能看穿她的心底想法。 “施主通晓医术?” 齐酥笑了笑。 这是在点她当日在青云庵请他看病嘛? “医不自医。我以前,在乡下长大,跟着一个老郎中学过几年医。” 这是原身小寡妇的真实经历。 当然,原身学医不是为了医,是为了老大夫家中那位俊秀的书生小哥。展开

千方百计相处在线试看

  藏经楼外灯火明亮,到了里面却烛光晦暗起来。

  空气中弥漫着甜丝丝的花香。

  重重书架深处,年轻僧人端坐在蒲团上,正在翻阅梵文经卷。

  绣着金线的玉白僧袍垂落膝上。

  烛光和深浅不一的阴影,勾勒着他脸上的线条。长睫低垂,掩住眸色。如泠泠月色,也如月下沉寂水渊。

  这么看,道慈和尚还是挺俊秀的。

  清冷谨肃,自带禁欲气息。

  齐酥退休之后没什么爱好,就喜欢好看的男男女女。

  长得好看,便能得大佬的青眼。

  现在碍着那位姨娘也脱不了身,能找点乐子也挺好。

  齐酥晃了晃脑袋,头顶的僧帽掉下来,一头青丝摇曳着坠在腰间。

  眼前这哪是什么小沙弥,分明就是个美娇娘。

  道慈依然端坐着,手指从梵文经书上掠过,神色沉静。

  齐酥在他对面坐下,像是没有骨头似的,托着腮。

  白玉似的一截手臂从广袖中滑落,目光灼灼看向对面。

  栅足矮案上,一截白蜡已经燃了一半。

  甜丝丝的花香从烛芯里散发出来。

  齐酥伸手,探向和尚握着经卷的手指。

  他指骨修长,指间略带些执笔磨出来的细茧,看上去干净温暖。

  齐酥的罪恶之手,在半道就被一只玉笔点在桌上。

  和尚抬眼看她。

  这是他今夜第一次看她。

  宝相庄严,眸色冷如初雪。

  齐酥丝毫不觉得伸手去摸别人有何不妥。

  她笑眼弯弯,“禅师,那蜡烛有毒。可要我相助?”

  和尚把玉笔挪开,垂眸道:“这东西对我无用。”

  齐酥哦了一声。

  被他点过的手指,不安分地在案几上敲了敲。

  白衣僧人端坐在蒲团上,法相庄严,如浩然天风。

  “女施主,蛊术一事,从何得知?”

  他身中奇蛊之事,是幼年经历,连魏昭都不知道。

  齐酥:“哦,这个啊,我闻出来的。你身上有花香。”

  道慈:“花香?”

  齐酥:“对啊。”说着,她托着素白的小脸,朝道慈凑了过去。

  用力吸了两下。

  “不过现在,只有檀香,倒是闻不到那种花香了。那不是死香,是活香。我随便猜了下,没想到就猜中了。你看我们多有缘分?”

  齐酥自穿越过来后,一穷二白,金手指没有,体能也没有。

  唯一保留的,是强悍无匹的精神力和丰富的恐怖逃生经验。

  她以前去过一个“南疆虫蛊”的副本,熬了三年,差点挂在里面,学了不少蛊毒技能。

  辨出道慈身上藏了蛊,毫不稀奇。

  还有那燃了一半的蜡烛,应该就是压制蛊虫用的。

  只是,据她的经验来看,蛊虫就跟小强一样。

  所有杀不死它的,都会让它更强大。

  眼下是用药让它安静下来了,但再次醒来的蛊虫,就不是昨日的蛊虫了。

  不过他们刚见面,齐酥不打算聊得这么深入。

  道慈的目光,像是能看穿她的心底想法。

  “施主通晓医术?”

  齐酥笑了笑。

  这是在点她当日在青云庵请他看病嘛?

  “医不自医。我以前,在乡下长大,跟着一个老郎中学过几年医。”

  这是原身小寡妇的真实经历。

  当然,原身学医不是为了医,是为了老大夫家中那位俊秀的书生小哥。

  齐酥:“大师不必担忧,此事你知我知,我绝不会告诉他人。”

  道慈:“原来如此,贫僧解惑了。既已见过面了,施主就请离开吧。”

  见、过、面。

  这话意有所指,似乎对齐酥的处境也并非一无所知。

  齐酥:“别啊大师。这么冷的天,大半夜爬山过来一趟挺不容易的,再多聊几句吧。”

  和尚目光落在梵文经书上。

  没有说话,也没看她。

  他侧脸的线条极其分明,不说话的时候仿佛神龛上的佛像,触不可及。

  齐酥:“我姨娘在他们手里,我还想活着回帝京,没办法违背他们的意思。”

  说着,她凑过去,下巴搁在案几上。

  黑明分明的圆圆杏眼眨也不眨地望着对面的和尚。

  “大师,要不我们就凑合下吧。”

  “我求活命,大师求清净。我若勾引你不得,自然还有新人过来,没完没了。不如我们就定下来?大家都省些心,你说呢?”

  和尚依然端坐着,并不说话,眼眸低垂,如沉渊静海。

  齐酥也不管他应不应。

  从袖子里取出一块干巴掉渣的绿豆糕来。

  “这点心给你吃,明天我再送一回。对了大师,你喜欢吃什么点心?”

  对面的和尚依然没有回答。

  齐酥也不气馁。

  案几上的蜡烛泛着甜丝丝的花香,老实说,并不难闻。

  这房间里燃着炭盆,比齐酥在青云庵的床铺还暖和。

  她索性躺在矮案边,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

  齐酥睁开眼,大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

  栅足矮案上的蜡烛只剩下一小截。

  她坐起身,理了理头发。

  然后把衣服扯乱,手指在脖子上捏了几把。

  她肤色白皙娇嫩,稍微用力,便留下一片红痕。

  做完这一切之后,站起身,什么话也没说,就这么离开了。

  她走之后,道慈目光落在那只剩一小截的白烛上,眸色变得有些深沉。

  甜丝丝的气味无处不在,如跗骨之蛆。

  这气味是为了压制他体内蛊虫而制,的确是一味毒药。

  虽会让蛊虫平缓,普通人却会陷入癫狂混乱的心魔之中,连清衍都不能承受。

  这位齐家娘子,倒是有些与传闻不符的本事。

  。

  齐酥出了藏经阁,殿外夹着碎雪的冷风吹过来,她立刻裹紧衣袍。

  藏匿在阴影处的数道目光落在她身上。

  她只当做毫无察觉,顺着来时的路返回青云庵。

  刚进了房门点上灯,静柔就像道冰冷的影子似的跟了上来。

  “如何?”

  齐酥长长叹了口气。

  “不如何,他现在做和尚做上了瘾,连我的话都不听,看来得从长计议了。”

  灯影摇曳着,她脖颈间暧昧的红痕若隐若现。

  静柔:“他就没说什么?”

  齐酥:“他让我回去。”

  “其它的呢?”

  “没什么了。”

  “没什么你在里面待了这么久?”

  “哦,我莫名其妙的,在藏经楼睡了一觉。”

  “睡了一觉?”

  “对,也不知道是太暖和了还是如何。”

  静柔听完,从帝京传来的消息又在脑海里闪了闪。

  说是,在帝京时,道慈就关注着齐家娘子了,还曾派人打探过她。

  “你们以前在帝京,也是这般私会的?”

  齐酥看了她一眼,一本正经。

  “你别胡说,我们可没有。”

  静柔:……恶心。

  什么禅宗佛子,虚伪至极。

  这种人,合该拉到他们绣衣使的暗狱里,脱一层皮。

以上就是千方百计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