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歪打正着

更新时间:2024-07-09 14:25:10

歪打正着 连载中

歪打正着

来源:阅文 分类:古代言情

“啪啪啪!” 谢舒窈鼓着掌出现,引得众人面面相觑。 她勾着唇说:“好大一场戏啊,都说捉奸捉双,婆母随便找两个男人就说是我的奸夫,有人证物证吗,那我还说这两人是来找您的呢。” “口口声声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裴家的,婆母的就是了?我看裴嘉泽长的一点儿也不像公爹,谁能证明他就是裴家的人吗。” 这话着实有些惊世骇俗,何氏当即被气的脸都红了,“好啊你,我不追究你,你反而倒打一耙,昨夜你一夜未归,全府上下都知道,你倒是说说你干什么去了!”展开

歪打正着小说太后寿宴全文免费阅读

  可惜,不等裴景弋动作,谢舒窈已经被拓跋玉成一把拽走。

  “这点儿小事都做不好,笨死你算了,滚出去!”

  谢舒窈低着头,诚惶诚恐的退下,出去又挨了妇人一顿骂。

  等人走后,她一改刚才唯唯诺诺的模样,从腰间掏出那块灵石玉佩,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他们这些达官显贵应该不差这一块玉佩吧。

  阿弥陀佛,她真的需要灵石保命,希望老天不要怪她。

  她心满意足往前走,却在转角处撞上一双黑漆漆的眸子。

  是刚才那个面具男!

  裴景弋上前,一把捏住她的脖子,眼神满是杀意,声音冷冷道:“谁派你来的。”

  谢舒窈呼吸一滞,这人好凶,不就是一块玉佩,至于要人命?

  她知道自己硬碰硬不行,突然朝他身后看,故作惊呼:“拓跋大人。”

  裴景弋冒名前来,自然不能被人识破,听后立马收回手,转身去看。

  可身后空无一人。

  裴景弋暗骂一声,赶紧追上谢舒窈。

  谢舒窈打心眼里不想用仅剩的一张心愿卡,可随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觉得还是命更重要。

  在走到一处转角后,她召唤系统,气喘吁吁道:“救命,让我隐身,还是瞬间转移什么的,别让他看见我。”

  下一秒,玉镯发出淡淡的绿光,在裴景弋追上来的瞬间,跟谢舒窈一起消失不见。

  隐身的谢舒窈看着男人手里的剑,和一副要砍人的架势,心有余悸从他身旁走过。

  *

  裴景弋找了一圈,只在衣帐角落找到一身湿衣服。

  里面夹着件水红色的肚兜,被剪的只剩两片圆形。

  裴景弋冷呵一声,是那个轻浮女人留下的没错了。

  只是不知道,她屡次接近他,目的到底是什么。

  *

  另一边,谢舒窈发现灵石放入后,积分余额还是零,只是大树下多了间小房子,像是打开了什么隐藏空间。

  走进去后,看着巨大的机器,她不禁咋舌,多功能售卖机?这不是古代版淘宝吗。

  呼~刚才总算没白担惊受怕一场。

  谢舒窈一边划拉,一边思索,突然老脸一红,里头竟然还有避孕t,润滑液,伟哥等计生用品。

  齐全的有些过分了吧。

  她喜欢!

  这个功能好实用,要是她现在有积分,一定要买样东西试试。

  研究完系统,她匆忙休息一会儿,等城门打开后,赶紧寻了辆马车回京城。

  今日是太后寿宴,所有在京官员及家眷都得参加,谢舒窈随便在街边买了身衣服换上,马不停蹄赶到宫里。

  裴家人昨晚害她,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可不能给他们借题发挥的机会。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走到后花园时,一众夫人正在骂她。

  “谢舒窈也太不要脸了,长的风骚就算了,居然把野男人约到家里来了,浸猪笼都是便宜她了。”

  “是啊,听说之前在乡下还有相好呢,怪不得谢家不要她。”

  何氏叹了口气,满腹委屈道:“谁能想到呢,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已向族长申请将她从族谱上除名,其他的也不想再追究了。”

  “啪啪啪!”

  谢舒窈鼓着掌出现,引得众人面面相觑。

  她勾着唇说:“好大一场戏啊,都说捉奸捉双,婆母随便找两个男人就说是我的奸夫,有人证物证吗,那我还说这两人是来找您的呢。”

  “口口声声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裴家的,婆母的就是了?我看裴嘉泽长的一点儿也不像公爹,谁能证明他就是裴家的人吗。”

  这话着实有些惊世骇俗,何氏当即被气的脸都红了,“好啊你,我不追究你,你反而倒打一耙,昨夜你一夜未归,全府上下都知道,你倒是说说你干什么去了!”

  一整夜,能发生多少事,话说到这份上,怕是谢舒窈说什么别人都不会信了。

  何氏没有人证物证,她同样没有。

  谢舒窈额角落下一滴汗,电光火石间,突然有了主意,“我自然是为太后娘娘准备寿礼去了。”

  周围人听后都笑了。

  “说瞎话也不找个好理由。”

  “不仅勾三搭四,还缺心眼,准备了什么倒是拿出来看看。”

  谢舒窈悄悄把手伸进衣袖,态度不卑不亢:“自然是千金难买的东西,而且太后娘娘肯定喜欢。”

  话音刚落,一道不怒自威的声音响起:“哀家倒是好奇,什么东西千金难买。”

以上就是歪打正着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