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揭竿起义

更新时间:2024-06-13 20:19:44

揭竿起义 连载中

揭竿起义

来源:阅文 分类:历史军事

吴广心中平静之时,又不免想起一些事情来。 现在已经是秦始皇三十七年,这样安定的日子不知还能过上几天。 熟知的历史事件自脑海中闪过,吴广眼中多了一丝阴霾。 院门外的巷道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随之响起的是男人的惊呼。 “吴叔,出事了!出大事了!” 吴广脸色微变,寻声望去。 虚掩的院门被人猛地推开,一个干瘦的年轻人挤进院子。展开

揭竿起义小说家有寡嫂免费看

  好意被拒绝。

  吴广不好再去吴冲家劝和。

  除了清官难断家务事外,更因为他的灵魂来自后世,在这个时代除了寥寥几人外,其他人很难真正进入吴广的心中。

  他刚才之所以想要帮助吴冲,是看在宗族亲缘上。

  人家当场拒绝,莫非还要热脸贴冷屁股吗?

  对方毕竟是亲父子,自己主动掺和进去,说不定还落个两头不是人。

  吴广摇摇头,往前方的平安里走去。

  里,是秦国最基础的行政单位,和后世的村类似。

  但和开放型的村落不同,秦代的里四周有墙壁围起来,只留下里门出入。

  吴广所在的平安里是阳夏县太康乡下辖的一个大里,足有九十多户人家。

  名为“闾”的大门十分宽广,可供车马出入。

  门后还有叫做“宿”的小屋,相当于后世的保安亭。类似门卫的里监门老头坐在宿前,眯着眼打量进出里门的行人。

  吴广是本地人,进出自然不会受到盘问,和里监门打了个招呼,便走入里中。

  他的家在里三门西入,不过吴广没有直接回家,一直走到里四门附近,准备左拐进去。

  这里是他每日吃饭的地方,也是二哥吴仲的家。

  只是吴广的二哥,在很多年前就被皇帝征召去了南方打越人蛮子,从此一去不复返,只留下少妻遗孤在家。

  那时吴广尚未成年,父母在秦国灭楚的时候就已经亡故,大哥吴伯家育有两子,生活稍难,他便一直靠吴仲一家照顾。

  吴仲死于越地,对这个家庭来说是个巨大打击。

  在那困难时期,吴仲之妻没有再嫁,而是一个人撑起这个家,不仅抚养自己的女儿,就连少年时期的吴广也全靠她养育。

  刚开始大哥吴伯还有所接济,可随着吴伯被官府征召去修建驰道时伤了身体,他的长子又因为打匈奴时死了,家境一落千丈,自然顾不上其他人。

  故而吴广与其嫂、侄女相依为命,纵使他是半道穿越,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也是感情深厚,平日里基本都来这里吃饭,只有晚间才回自己的屋子睡觉。

  他刚走入名为“闳”的巷门,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难听的吟唱声。

  “关关鸠鸠,在河洲洲。窈窕淑女,君子想逑。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我梦求之……”

  吴广脸色瞬间变得阴沉,大步往前走去。

  此刻站在巷子尽头,如同公鸭唱诗一般的矮胖男子在磕磕巴巴的念完了他的求偶诗后,望着眼前紧闭的院门,叫嚷起来。

  “文姬,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学的关鸠啊!我背了好久的,我对你的心意,你可感受到了?快快打开院门,让我进去吧!”

  重重的拍门声中,院门里传来回应。

  “徐君文采,妾已知矣。然男女有别,还请离去,勿要在此搅扰,否则此事为秦吏所知,恐有损徐君颜面。”

  女声清冷,话语不卑不亢,甚至隐含有告官的威胁。

  徐无知却毫不在意,反而嘿嘿笑起来:“有件事正想告诉文姬你知晓,我那季弟被县尉看中,又通过考核,如今已成了夕阳亭的亭长,这可是名副其实的秦吏啊,日后仕途不可限量,我少不得能沾沾他的光。嘿嘿,我这首关鸠还是向他学来的呢!”

  炫耀完后,徐无知又再度表达出自己的“爱意”:“文姬啊,当年我在你文氏府上做仆役,就对你满心爱慕,只可惜文公将你嫁给了吴仲那死鬼,真是让吾恨欲绝。”

  “现今文氏举族迁走,你又死了男人,剩你一个女子撑家,不仅辛苦,还夜夜寂寞,不如让我来帮你解……”

  略显猥琐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炸雷般的怒吼打断。

  “哪里来的轻薄狂徒,竟敢在此大放粗鄙之语,当我吴氏无男儿乎!”

  徐无知被这声音吓得一个哆嗦,回头便见到提着木叉的精壮男子正对他怒目而视,身子立刻矮了一截。

  不过他很快就想起自己那个刚做了亭长的弟弟,气焰又嚣张起来:“吴广,你声音这么大作甚。”

  “你嫂子死了男人,我又死了女人,正是天作的一对,男女求爱,干你何事?我也不怕告诉你,吾弟如今做了秦吏,你若惹我,当心拿你去官府治罪!你最好在乃公面前规矩些。”

  此时天色不早,已有外出务农的乡人回来,远处里中道路出现了人影。

  徐无知见敲不开门,吴广这个成年男子又回来了,不再久留,扔下两句狠话,便往外走去。

  吴广没有阻拦,冷冷的看着对方背影,手中的木叉已是握紧到极致。

  秦法严禁私斗,一旦动手,被人告到官府去,是要遭受严惩的。

  后方传来门闩取下的声音,紧闭的院门打开,一个女子走了出来。

  “叔,勿要与此等小人生气。秦国律法森严,他也就逞逞口舌,不敢做什么的。”

  吴广回头,人影倒映眸中。

  女子扎着云髻,面容未施粉黛,却更显清新自然,眉宇间透着一股清雅之气,其眉形修长,如同柳叶轻拂,带着几分婉约与柔情。

  出身大族闺秀,虽半道中落,荆钗布裙打扮,依旧掩不住女子姣好的容貌。

  她见到吴广站在门外,已将登徒之辈赶走,嘴角处勾起一轮新月。

  这淡淡的笑容,让吴广的怒火渐渐平息。

  “嫂嫂说的是。”

  吴广点头,脸上亦回以微笑。

  这就是他的嫂嫂,文姬。

  很多年前,真正的少年吴广染了寒症,在满脸泪水的文姬怀中闭上眼睛,等到再度睁开时已经换了一个灵魂。

  吴广魂穿两千年,眨眼间换了个身体,自然是惊骇莫名,慌乱下忍不住“胡言乱语”,说出不少惊世暴论。

  好在文姬见本以为死去的吴广醒来,已是喜悦无比,只当他的言语是病糊涂了,悉心照料,让吴广逐渐“康复”过来。

  作为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又被文姬照顾成长,吴广对眼前的女子自是抱有极深的感情。

  在文姬宽慰下,吴广将怒火收敛,不愿让她担心。

  而这时,文姬的身后钻出一个扎着发辫的小女孩,头发细软乌黑,眼睛又大又圆,看上去很是可爱。

  一见到吴广,她便扑上来抱着吴广的腿,叫道:“叔父,刚才那人好可怕,一直在外面叫门,我都吓得不敢说话。”

  “萱儿勿要担忧,他已经被我赶走了,明天我就去弄条狗养在家里,谁敢再来,你就让狗咬他。”

  吴广刮了刮小侄女的鼻子,微笑说着。

  徐无知嚣张离去的模样依旧映在他脑海中,但再多的担忧也不可能在小孩子面前表现出来。

  听到自家叔父这话,小萱儿果真笑开了花,挥着手叫道:“好呀好呀,叔父一定要养只听我话的大狗,谁敢欺负我,我就让狗咬他。”

  见着吴广和女儿打趣,文姬的目光落到吴广的鱼篓中,颔首道:“收获不错呀,正好我今日采了些野菜,可做一餐鱼羹。”

  吴广正放下鱼篓给小萱儿看里面的大鱼,听到这话,抬头对文姬笑道:“好呀,嫂嫂做的鱼羹,我最是爱吃了。”

  文姬秀眉微挑,没有多言,转身向院子里走去。

  吴广忙招呼了小萱儿一声,提着鱼篓和木叉跟进去。

  院子的四周有土垣环绕,墙高六尺余,只留院门正对着里中街巷,屋子则坐落在院中靠北的位置,共一宇二内。

  宇是正中的堂屋,前面有廊,用来会客饮食、家庭聚会。

  宇的两侧各有一间带户门的内室,分大内和小内,供家中大人和小孩居住,不过现在萱儿尚小,和母亲共住一屋,小内是空出来的。

  吴广目光从小内扫过,有些怅然。

  他没成年前在那间小屋里住了许久,只是随着年岁大了,有些事情需要避嫌,就搬了出去。

  这时文姬过来准备拿鱼去清洗,见到吴广站着发呆,上下打量一眼,柔声道:“低下身子。”

  “啊?”

  吴广从思绪中惊醒,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还是听话的将身子低了下来。

  纤细的手抚过吴广的肩膀,就见文姬轻笑道:“你们男子的衣服还真是坏的快,这里又破了,待会儿吃完饭脱下来,我为你补补。”

  吴广恍然,原来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口子,自己却没有察觉。

  没过多久,今日的餐食就已经做好了。

  楚地饭稻羹鱼,吴广面前的饭食却是少量糙米和豆类的混合。

  下个月官府就要收缴租赋了,还不知今年要交多少,粮食得省着吃。

  鲜美的鱼羹在口中化开,滋养着吴广的味蕾。

  看着因守礼而坐在别处进食的嫂嫂,以及旁边乖巧吃饭的小女孩。

  吴广心中平静之时,又不免想起一些事情来。

  现在已经是秦始皇三十七年,这样安定的日子不知还能过上几天。

  熟知的历史事件自脑海中闪过,吴广眼中多了一丝阴霾。

  院门外的巷道中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随之响起的是男人的惊呼。

  “吴叔,出事了!出大事了!”

  吴广脸色微变,寻声望去。

  虚掩的院门被人猛地推开,一个干瘦的年轻人挤进院子。

  “吴叔,你那伯兄要去官府谒杀吴冲!”

  “他要杀亲生儿子啊!”

以上就是揭竿起义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