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那朵青春要开花免费阅读最新章节,那朵青春要开花大结局

那朵青春要开花免费阅读最新章节,那朵青春要开花大结局

时间:2024-07-10 18:09:56

精彩试读:“这是按学号分的组!”班长也烦闷,怎么一个班这么多有“公主病”的人,“莫明霞排在你前面,名单里就是在你前面!”郭漂亮听得一愣,注意力迅速集中。莫明霞僵着一张脸傻坐着,在别人眼里是杀气四溢,郭漂亮却明白她是不知所措。郭漂亮站起来,说:“我跟她换。”她一直疑惑,莫明霞当初是见义勇为,怎么就被越传越不堪?看到马尾女孩,她想也许自己找到了传闻的源头。

那朵青春要开花这本书写的很细腻,慕夏的最后几章最精彩。我个人觉得这本其它书在语言功底上真的很赞。可能作者慕夏对哲理有一定研究,所以写的东西让人感觉风格很独特,很新鲜。

那朵青春要开花免费试看推荐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早上,甄钟尔给自己拾掇了一身行头,又给豆花配上一身一样的小衣服,看着是准备出门的模样。莫明霞一个翻身从床上下来,换上运动鞋,刷牙洗脸。

“大侠,你起来了。”甄钟尔张开手臂抱住她,“你跟我一起去吗?”

莫明霞身上挂着这个大娃娃去洗漱间洗漱,她拿着牙刷含含糊糊地问:“去哪儿?”

“漂亮没跟你说吗?你最近睡得好早,我从513寝室回来的时候,你都睡着了。513寝室的人请我们去看排练,你去不去?”甄钟尔边说边玩着莫明霞的头发。她最近越来越不害怕跟人交流了。那些奇装异服,她想穿就穿,不再担心别人说什么,甚至还会教513寝室的人一些日常服饰搭配心得。

莫明霞不答反问:“漂亮呢?她怎么一清早就不见人了?”

“你没听她说吗?”甄钟尔很奇怪,怎么听起来莫明霞像是完全不知道她们最近的动向似的,“漂亮的偶像来我们城市搞活动,她一大早就去接机了。”

她见莫明霞神情漠然,便提起莫明霞最关心的事,希望能获得一丝关注:“我的东西已经放到513寝室去了,她们还答应帮我们在她们班找找,看看有没有空柜子……”

“哦,挺好的。”莫明霞身心俱疲,隔一段时间就被小鬼头当沙包打,还要瞒着两个室友,大量的体力消耗使得她反应迟钝。

莫明霞这个反应让甄钟尔更加不放心了,以前柜子的事是她最挂心的,现在听到事情有转机居然是这个态度?甄钟尔不敢把莫明霞一个人丢在寝室里,连哄带骗把她拉去了彩排的地方。

一个神采奕奕,一个满脸冷漠,两人一起出了寝室楼。

一出去莫明霞就觉察出不对劲,有人在跟踪她们!

她偷偷扫了一眼,是个矮她一点点的男生,面容陌生,完全不认识。莫明霞觉得奇怪,却没放在心上。到了彩排的地方,莫明霞才明白自己疲于应付江教授,错过了许多东西。513寝室,不,不止513寝室,现场的人大半都和甄钟尔关系不错,说不上多好,但至少会点头说上两句话,对豆苗也完全没有异样的眼光。

“笑笑她们要表演一个舞蹈,但我合适的衣服不够,然后我想了个办法硬是给她们凑齐了!”

甄钟尔带着点骄傲地说,等着被夸奖,却得了莫明霞相当敷衍的一句:“厉害。”

等甄钟尔被人叫走,莫明霞闪身退到帷幔后面,等着瓮中捉鳖。果然,不消片刻刚刚跟踪她们的那个男生找了过来。

“去哪儿了?”男生自言自语。

莫明霞突然出现在他身后,冷声道:“找我啊?”

男生吓得一转身,看见是莫明霞之后,脸上的神情立马桀骜起来:“你怎么跟做贼一样!”男生倒打一耙,声音透出点变声期的沙哑,莫明霞猜他应该只有十五六岁。

莫明霞把他琢磨明白之后,瞬间放下了防备。小屁孩一个,不值得她戒备。

“你不是还鬼鬼祟祟玩跟踪吗?”

一米七左右的男生露出与身高不符的孩子气表情,回嘴道:“我这情况不一样!”随后他质问起莫明霞来,“你怎么没去武道馆?”

莫明霞一脑子疑问,武道馆的学生?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我听他们说有个特别厉害的女生来当陪练,是你吧?”男孩子像头小狼似的,完全不把莫明霞放在眼里,“他们说你比我厉害。喂,你跟我练两个回合啊!”

这哪是什么桀骜的小狼,就是个不服气的小孩子,还光长个子不长脑子。莫明霞摇摇头,转身准备走。

男孩看她无视自己,突然偷袭,莫明霞侧身让开,他却不依不饶,两人你一掌我一拳地在礼堂无人的候场区打了起来。

没想到这小孩还有点傲气的资本!莫明霞扭着他的胳膊把他按在地上,问:“服不服?”

男孩叫嚣着:“不服!我刚刚没准备好,有本事我们去武道馆再打过!”

神经病!莫明霞懒得搭理他,松开他打算出去找甄钟尔。

哪知男孩爬起来又缠上来了,边打边喊着:“刚刚不算,再来一次!”

莫明霞不打算跟他慢慢磨,一个反手擒拿扣住了他的双手,牢牢把他压在地上,不耐烦地说:“我没空跟你折腾,你自己玩去。”

“你不是要参加大学生运动会吗,难道你都不要训练?我给你当陪练吧!”男孩被她扣住还不老实,嘴里嚷嚷着,“江教授非说名额有人,我倒要看看你能比我厉害到哪里去。”

“没人也轮不到你吧,初中毕业没?”莫明霞恶劣地拿话刺他,“你给我小声点,爱去比赛就去,别缠着我……”莫明霞松开他,打算快速甩开这个尾巴。她没见过这么缠人的小孩,明明以前那些孩子看见她就跑,一见她笑就哭,她什么时候惹小孩喜欢了?

男孩忙不迭地站起来,扣住她的手腕,问:“你不去?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大人的事小孩子别问。”

“我明年就高三了!”男孩死活不让她走,执着地问,“你到底为什么不去啊?他们都说你资质好……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莫明霞哭笑不得。

“你就是谈恋爱了!”男孩言之凿凿,“谈什么恋爱啊,打比赛多好!你知不知道你男朋友还有别的女朋友?我看你肯定是被他骗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江教授为了逼她去参赛,真是越来越没下限了,连毛孩子都忽悠!莫明霞制止他说下去,严肃地说道:“我要不要继续练武,要不要打比赛,这都是我自己的事,跟你一个陌生人没有关系……还有,我没谈恋爱,你弄错人了……”

“什么弄错,我在你们寝室楼门口听到的,人家说‘顶楼的那个又勾引别人男朋友了’,又说‘那男生的初恋女友是高中同学,这都被她拆散了’,然后另一个人说‘说不定是那男的脚踏两条船呢’。”男孩从小记性就好,把那些人的话一字不差地背了出来,末了还理所当然地说,“这说的不就是你吗?哎呀,人家有女朋友了,你就放弃吧,打比赛多好……我可以勉为其难认你做师父啊……”

顶楼谈恋爱的?顶楼谈恋爱的不就只有郭漂亮吗?莫明霞难以置信地打断男孩:“你说什么?你,你再说一遍?”

男孩老老实实地把那些人的话复述了一遍,莫明霞惶惶地问:“都有谁在说这些?楼里出来的人?说的人多吗?”

男孩有些不解,答:“楼里出来的、过路的,都在说,还说什么追星花钱傍大款……”男孩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嗨,我搞错了,原来说的不是你。我就说练武的人哪有闲工夫追星……”

莫明霞完全没听到男孩还说了什么。冯亚星还有一个女朋友?郭漂亮当了“小三”?过路的、楼里出来的人都在谈论,事情已经被传成什么样了?她不敢想自己和甄钟尔忽略了什么,不敢想郭漂亮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这些。

郭漂亮她知道了吗?

郭漂亮早知道了。

确切地说是照片传出来不久她就知道了。

甄钟尔童年时受过不少苦,但高中以后遇上的都是好人,除了郭漂亮、莫明霞,513寝室的几个女孩也不是什么爱计较、爱攀比、爱造谣的人,她们在班群里看到流言和照片的第一时间就偷偷转给了郭漂亮,她们没有关心细节,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甄钟尔。

郭漂亮没有过多地解释,也没有拿着照片去询问冯亚星到底是什么情况。她什么都没有做,而是背着大包小包的设备照常去活动现场,平静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把烦恼甩开,用其他事填充大脑。

然而她稍一停下,脑海里就浮现出那张照片——应该说是那一系列照片:冯亚星把一个女孩背在背上,女孩笑容灿烂地对着镜头比剪刀手;冯亚星揽着女孩的肩膀,女孩偷偷冲着镜头吐舌头……看起来就是甜蜜美好的高中时光,是她回不去、插不进的过去。

“漂亮,我们等会儿回酒店,你跟我们一起吗?”半夜,活动尾声时,一同来的女孩们邀郭漂亮一起回酒店。

“我……”郭漂亮感觉整个身体都空了,“我还是回学校吧。”

欢呼声和尖叫声从耳边撤离,她不知道同伴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人群是什么时候散尽的。今晚的星光还没来得及谢幕,冯亚星便空降到了她的脑海。

冯亚星,她脑子里只有冯亚星。她怎么会那么喜欢冯亚星呢?怎么会一想到冯亚星喜欢别人、想到冯亚星因为她被搅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心脏就疼得难以忍受呢?

是不是她离冯亚星远一点,心里的难受就会少一点?

她正胡思乱想着,冯亚星的电话打来了,他在电话那头像逗弄小孩一样说:“看完你的偶像了吗?你的正牌男朋友能来接你了吗?”

郭漂亮调整情绪,尽量让自己听起来不像是哭过,佯装轻松地说道:“你就别来了吧,我,我一会儿和她们去吃消夜,然后就跟她们住到酒店里去。”

“你怎么那么重的鼻音?”冯亚星一下就抓住了关键。

郭漂亮却对他撒谎:“有吗?大概是夜里有点冷,受凉了吧!”

“你待在那儿别动,我一会儿就来接你,就十分钟!”冯亚星不容拒绝地强调。

如果是平常,郭漂亮肯定马上乐呵呵地接受,然后跟人炫耀了,然而这次她惊慌失措地拒绝道:“你别来了,我一会儿就走了!我,我晚上还约了她们吃饭呢!你别过来!”

她最后一声都快要破音了,才换得对方勉强同意。

郭漂亮疲惫地挂掉了电话。没有冯亚星的声音干扰,她觉得轻松了一点,至少烦恼不会让她喘不过气。她坐在半米高的花坛边上,身后是刚刚带给她巨大震撼的体育场,而前方是一条没有多少车辆、只亮着路灯的马路。南方的十一月算不上冷,但夜晚的凉意仍然直透郭漂亮的心底。

“喜欢应当是一件快乐的事。”她不合时宜地记起了自己说给别人听的话。喜欢冯亚星是快乐的,只是渐渐地她竟然开始觉得有负担。“郭漂亮”三个字和冯亚星联系在一起,好像连冯亚星也变得富有戏剧性起来。当她第一次听到有人用“交际花的男朋友”来称呼冯亚星时,第一感觉不是愤怒而是愧疚,她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冯亚星。

他们对冯亚星的称呼从“那个射箭的”到“那个拿金牌的”再到“那个交际花的男朋友”,郭漂亮深深地觉得是她抹杀了冯亚星的荣耀。没有人再记得冯亚星是个国家二级运动员,没有人再关心冯亚星是不是要去参加大学生运动会,他们只想知道“交际花”和“交际花的男朋友”又传出了什么新闻。

郭漂亮一个人瞎想着,她想既然已经觉得是负担了,要不然……

“郭漂亮!”

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郭漂亮惊慌地抬起头,看见冯亚星竟然赶到了体育场。郭漂亮茫然地问:“你怎么来了?”

冯亚星大步跑到她面前,拽着她的手在她手心重重地打了一下,气道:“你翅膀硬了,敢撒谎骗我了?还有人呢?怎么你一个人坐在这儿?”

郭漂亮吃痛地抽回手,冯亚星却一把抓住,又往她手掌心里打了一下:“说话!”

郭漂亮冲着冯亚星傻笑,一把搂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她下定决心不搭理冯亚星了,却还是忍不住因为冯亚星的出现而心跳加速。

“她们的房间住不下了,我就说我回寝室算了。”郭漂亮一本正经地撒谎,忍不住贪恋冯亚星身上的温度。她在心底告诉自己就这一次,最后一次。

“这都十一点了,你回哪个寝室?”冯亚星还想跟郭漂亮计较,却被她撒娇耍赖糊弄过去。

“走吧,我带你回去!”冯亚星说。

郭漂亮坐着不动,拽着他的手,仰头看着他,撒娇道:“我累坏了,你背我吧。”

见冯亚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郭漂亮又拿话激他:“难道冠军背不起我?那我要换一个别的运动员当男朋友……啊!你干吗?”

冯亚星猛地把她扛在肩上,凶道:“你想换谁啊?我听听换谁,好琢磨个姿势把你丢下去!”

“你敢!”郭漂亮外强中干,被他一吓又立即换了口风,“我,我换冯亚星!冯亚星最厉害!”

“算你识相。”冯亚星轻笑着换了个姿势,将她背在背上,“那你说说是你的偶像厉害还是冯亚星厉害?”

郭漂亮在他背上都快要跳起来了,快速喊道:“你怎么比得上我偶像呢!”

郭漂亮说完,冯亚星很久都没有回答,直到郭漂亮嬉皮笑脸地想改口时,冯亚星才开口说话:“漂亮,我总害怕你又要背着我做些什么。”上次她把他的联系方式拉黑,躲在寝室里避而不见,这已经成了冯亚星的心理阴影。年少时的恋情总是这样患得患失,谁也免不了担惊受怕。

郭漂亮心虚地安慰他:“你瞎想什么呢!怎么可能,我还能做什么?”

冯亚星幽幽地问:“真的?”

“哎呀,你烦不烦?”郭漂亮岔开话题,“你来的时候叫车了吗?我们俩怎么回去啊?”

冯亚星果然被她带偏,注意力被转移:“回哪儿?学校?我倒是可以**进去,你怎么办?”

“我让楼管阿姨给我留了门。”郭漂亮语气诚恳地撒谎,“到楼下我打电话给她,她就来给我开门。”

冯亚星没想过要验证真伪,背着她上了来时的车。

这是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车主相当爱惜自己的车,真皮座椅上还摆着靠枕,橘子味的香熏在幽闭的空间里挥发。郭漂亮上了车就靠在冯亚星臂弯里睡着了。一开始不是真睡,她担心冯亚星问这问那,便装睡来躲避问题,谁知真的一觉睡到下车。

冯亚星把她摇醒,扶着她下了车:“到了,我送你回去吧!”

“哎,别。”郭漂亮想起自己撒的谎,赶忙阻止,“就这几步路,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大半夜的,冯亚星也没有矫情,便干脆利落地点点头:“行,那你先走吧,我看着你上去。”冯亚星站在路口,看着郭漂亮往女生寝室走。

郭漂亮站在二十来米远的地方向他挥手说再见,然后煞有介事地弄出点声响,“进”了女生寝室楼。演完这一切,郭漂亮便抱着腿在寝室楼门前坐下。她在等冯亚星离开,等他走了她再出去找个酒店凑合一晚。

十分钟、二十分钟,她想着冯亚星应该早已离开了。她起身拍拍屁股往外走,刚出去就被人拽住了,她被吓得尖叫起来:“谁?松手!”

“就你这胆子还打算骗我?”

声音无比熟悉,却更让郭漂亮惧怕:“你,你怎么还没走?”

冯亚星笑了一声,这笑声里有着说不出的嘲讽:“你今天晚上这么反常,我要是看不出来岂不是傻子?”

他没等郭漂亮回答,便质问道:“说吧,你又想弄出什么幺蛾子?”

郭漂亮彻底放弃抵抗,破罐子破摔地说:“以后,我们保持距离吧!”

这样也就不会有什么流言蜚语打扰你了。她在心里补充。

“什么意思?”冯亚星没明白。

郭漂亮抠着自己的手指,惶惶不安地说:“我说,我们在别人面前保持点距离。你应该也知道,很多人议论我,他们还说你……”

“哦,是这样啊。”冯亚星很生气,口不择言地答道,“那要不然直接分手好了。”

郭漂亮心里一阵抽痛,她无奈地笑了笑。

是啊,谁愿意跟郭漂亮搅在一起呢?

她尽量用听起来不难过的语气说:“分手也行啊。”

冯亚星又急又气,心里像是被钝刀切割般疼,堵在心里的火气不知该怎么发泄,他一脚踹在了墙壁上:“你怎么不气死我呢!还分手也行!他们说的话,我什么时候在乎过?我在乎谁,你心里还不清楚吗?”

可是你早晚有一天会在乎!郭漂亮在心底默默地说,就算你不在乎,但我在乎!凭实力赢回来的东西,怎么可以被流言毁了?冯亚星应该是个运动员,而不是绯闻男主角!冯亚星这个名字,不应该和郭漂亮纠缠在一起!

声音太多,谎话和真相根本就分不清,今天一个透底,明天一个爆料,别说是高中照片被扒出来,再往后,做过的任何事都会被人抖搂出来。何必弄得明日难堪,不如今日就离得远一点。

冯亚星又往墙上踹了一脚,吼道:“你说话!”

郭漂亮被吓得一激灵,不经大脑就说:“我说什么,说你的高中初恋女友吗?照片都让人扒出来了。”

“什么初恋女友?你不知道拿着照片来找我对质吗?”

“有什么好对质的,真也好假也好……”豆大的泪珠滑落下来,郭漂亮吸了吸鼻子,委屈地说道,“骗都骗了。”

“谁骗你了?”冯亚星质问她,“我第一次跟你说话我都脸红,我能有什么高中女友?”

看着她委屈的样子,他又忍不住心疼,拿袖子给她擦眼泪:“你傻呀,我要是骗了你,你就找人来揍我,拿你那有一万粉丝的微博号在网上骂我。吃亏了你还忍着,还保持距离,蠢死了!”

热恋就是这样,害怕对方受到伤害,哪怕危险源是自己,也忍不住替对方除去。

他稍稍平复心情,冷静地说道:“照片从哪儿传出来的?把那人的名字告诉我,我去找人解决一下。”

“有什么好解释的?别人只会觉得你是在编故事圆谎。”郭漂亮相当认真地说,她以为冯亚星的“解决”就是解释,“就跟看连载故事一样,你越解释他们越来劲!”

“你的意思是任由他们说?”

“过一阵子他们就没兴趣了。”郭漂亮犹豫地说,始终觉得两人保持距离会比较好,“要不,我们保持点距离,你以后……”

冯亚星勃然大怒:“你怎么这么孬呢?你明明不是这样的!”

这话在郭漂亮耳朵里过了一遍,她用手按着胸口,竭力让自己稳住情绪。

冯亚星,他失望了吗?他看不起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吗?

两人陡然沉默了,谁也不开口。

郭漂亮看都不敢看冯亚星,脑海里只回响着一句话:“你明明不是这样的!”

郭漂亮被带去旅馆,冯亚星跟她只有一墙之隔,她明明可以去问他,但她不敢。她翻来覆去地想:郭漂亮是什么样的?是不是冯亚星把她想得太美好了?“你明明不是这样的”“我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我的心告诉我,她不是那样的人”,她回想着冯亚星说过的话,说不出他喜欢的自己应该是什么模样,但现在的她,一定让他失望了。

学校旁边小旅馆的被子,和郭漂亮的心一样潮,冰凉的气息从窗外爬上郭漂亮的脊梁。

看着窗外路灯冰冷的白色光芒,她第一次觉得喜欢谁都一样,她都没法从中汲取力量,没法把自己从现实的泥沼中拉出来。

冯亚星和郭漂亮吵架陷入冷战,不管郭漂亮愿不愿意,他都一定要跟着郭漂亮来上课。头两天,莫明霞和甄钟尔单独给他们占了二人座,让他们坐在一起,第三天郭漂亮一看又是这样,默不作声地拿起包和书去了空着的第一排。

上大课,三班和四班一百多个人挤在一间教室里。郭漂亮坐在第一排最左边,心安理得地玩手机。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班级忽然热闹起来,大家都在议论。

郭漂亮抓着手机抬起头,不明所以,听了一会儿才弄明白教授要把这节课变成小组活动课,要求按照开学时登记的分组坐在一起。

瞎折腾!郭漂亮暗骂,眼睛一扫又看到了趴在桌上睡觉的冯亚星,目光不自觉变得柔软。她也明白现在这样没意义,冯亚星训练之外都会来陪她上课,她说是保持距离,却被冯亚星演绎成当众闹别扭。冯亚星无条件陪着她闹脾气,她心虚却气盛,拉不下脸一直犟着。

教室里忽然闹了起来,不是热闹而是吵闹。冯亚星茫然地抬起头,在他看向郭漂亮之前,郭漂亮飞快地扭过头。

吵闹的中心,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相当倔强地跟班长要求:“我要换组,我才不跟她一组!”

此时老师不在教室,班长又不想耽误时间,便拒绝了她的要求,她却不依不饶:“那我就不参加了,反正我不跟她一组!”

“这是按学号分的组!”班长也烦闷,怎么一个班这么多有“公主病”的人,“莫明霞排在你前面,名单里就是在你前面!”

郭漂亮听得一愣,注意力迅速集中。

莫明霞僵着一张脸傻坐着,在别人眼里是杀气四溢,郭漂亮却明白她是不知所措。

郭漂亮站起来,说:“我跟她换。”她一直疑惑,莫明霞当初是见义勇为,怎么就被越传越不堪?看到马尾女孩,她想也许自己找到了传闻的源头。

班长不想再多事,便默许了。

郭漂亮拿着包坐到马尾女孩那个区域,放好东西再抬头就看见罗米在前面一脸嫌弃地看着她。郭漂亮下意识地想躲,又想起冯亚星在教室里,整个人便僵住了。她不想在冯亚星面前露怯,便挺直了背,放空眼神盯着罗米。

罗米被盯得尴尬,给自己壮胆似的嗤笑一声,然后转过头去跟人窃窃私语,还不时发出点笑声。她一直吃准郭漂亮不敢撕破脸皮大吵,也没什么人帮腔,便占着舆论优势想怎么抹黑就怎么抹黑。一整节课罗米都在和人谈笑,说到关键词就凑在对方耳边小声说,要不就偷偷地瞟郭漂亮一眼,明目张胆地把郭漂亮当谈资、当傻子。

郭漂亮抠着手心,用力深呼吸。她告诉自己这不是怕吵架,而是怕冯亚星看见她情绪失控的丑态。哪知前面几个人越笑越张狂,又拿郭漂亮偶像的黑料和假新闻来取乐。

正好老师有事,活动课改自习课,一行人便放心大胆地喧哗起来,言语中夹杂自以为是的幽默和人身攻击。

郭漂亮忍了又忍,准备拍案而起的时候,一本教科书被唰地扔过来,后面响起一声大喝:“够了,有完没完!”

郭漂亮诧异地向后看去,顿时震惊得不得了,发火的人竟然是派对当晚和她吵架的女孩!她上次还在口不择言地传冯轶的黑料,今天居然听到有人说冯轶不好而动怒了!

几个说坏话的仗着人多,不把她放在眼里。

“我们又没有说你,关你什么事!”罗米说。

女孩没等罗米上纲上线,先自己表明立场,抓着罗米的错处指责:“我是冯轶的粉丝,你说关不关我的事?自习课大声喧哗,吵到我看书,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彭朵朵,你疯了吧?”罗米以为对方和郭漂亮一样是个胆小鬼,企图以多欺少,嘴上又不干不净地说,“郭漂亮,你们脑残医院又有病人偷跑了?言论自由,还不让人说话了,有病!”

“砰!”一本书擦着罗米的桌子飞过去,叫作彭朵朵的女孩一脸凶悍,“说谁有病,说谁脑残呢?信不信我告你诽谤?没跟你说笑,出校门左转直走两千米,我男朋友在里面上学!”

警察学院离A大正好两千米。

罗米的脸一下就青了。比起郭漂亮,彭朵朵横得不行,还相当有底气,让她一下碰了钉子。

郭漂亮看得心中暗爽,被彭朵朵一脸的凶狠感染,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她就坐在罗米身后,罗米此时正面对着她,看她站起来更慌张了,完全没了刚才张狂大笑的嚣张。

莫明霞和甄钟尔不明所以,以为罗米是在和郭漂亮吵架,立马离座走过来。冯亚星因为是外系的,便站在不远的地方审视这场乱局。其他人则都一头雾水。

罗米看她们突兀地站着,用一种对抗的姿态注视着她,整个人都蔫了,像纸老虎一样。她嘴巴也不像之前那样不干不净了,反而吞咽着口水,惶然地问:“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郭漂亮愣了一下,对罗米的反应感到吃惊。

罗米慌慌张张地撂狠话:“我告诉你,这可是大庭广众,你们要是敢……”

郭漂亮呆住了,她莫名觉得自己好笑。自从进了大学和罗米结怨,她栽了一个巨大的跟头,并且爬也爬不起来。她没想过那些流言的缔造者、给自己压力和烦恼的源头,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直到今天,她看到哆哆嗦嗦的罗米,才惊觉让自己烦恼到怀疑自己的这个跟头,不过是个小土堆造成的,而罗米也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胆小鬼。

郭漂亮心里堵得慌,有些地方想通了,有些还在死角挣扎。

郭漂亮别有深意地看着罗米,弯腰捡起彭朵朵扔过来的书,淡定地说道:“别拿你的龌龊想法揣度别人!没人想以多欺少,粉丝也是文明人,要倒打一耙也想想是谁先乱嚼舌根!”

罗米被郭漂亮气得头顶冒烟,想放两句狠话,又看到郭漂亮冲她扬了扬手里的书,脖子一缩老实了。

郭漂亮觑了她一眼,特别淡定地拿着书转身去找彭朵朵。她把莫明霞和甄钟尔赶回原位,把书还给彭朵朵,压着她坐下。

她正准备走,却被彭朵朵叫住。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好笑?”

郭漂亮吃惊地看着彭朵朵,诧异地问:“怎么会?”

彭朵朵有些郁闷,她本来就是个相当鲁莽的人,之前不管不顾地和郭漂亮发生争执,之后便对冯轶起了好奇心。她原本是想花时间找黑料继续跟郭漂亮戗,结果却意外地喜欢上了冯轶,这才明白自己喜欢的人被别人肆意抹黑是怎样的感受。

郭漂亮弄懂了她的意思,在她身边坐下:“冯轶又不是我男朋友,多一个人喜欢他有什么不好?只有喜欢他的人越多,他才能走得越远。”

“那你听了不生气?你不是上次还跟我吵了一架……”

郭漂亮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上次她戴着面具自以为安全,所以豁出去了,这次面对的是让她栽过大跟头的罗米,她也愤怒,但更多的是束手束脚、胆小怕事。但这些她不可能和彭朵朵照实说,她冠冕堂皇地用另一套来掩饰:“生气啊,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冯轶在飞速成长,这些根本撼动不了他。”

“可是她们这样造谣,会让路人信以为真!”

“假以时日他的实力被认可,他的地位无可撼动,到那时路人嘴里的真相也会变。”郭漂亮淡淡地说。

虽然是拿来掩饰心虚的话,但这番话是真的。不管从哪种角度看事情都是这样的。

她把道理说给彭朵朵听,也说给自己听:“我们没有权利强制别人喜欢,别人也没有道理强逼我们不喜欢,属于你管不着我,我也管不着你的状态。既然管不着,我们何必为别人的话劳心费神、担惊受怕?”

郭漂亮拍拍袖子,极为淡定地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说:“你爱的人坚定地走在自己的道路上,他不活在别人的嘴里,你也用不着因为别人嘴里的他而愤怒。专注自己的喜欢就好,至于别人,你有那么多时间可以为他们浪费吗?”

资深粉丝传道授业解惑完毕,郭漂亮飘飘然地站了起来,感觉自己在彭朵朵的眼里光芒万丈,她忍不住留下最后一句金句:“不管发生什么事,贯彻实施这句话你会轻松很多。”郭漂亮冲她一眨眼,说道,“凡事记住‘关你什么事,关我什么事’!”

在彭朵朵的笑声里,下课铃响了。

郭漂亮转身看见了拿着自己的包和书籍的冯亚星。她以为冯亚星还在和她冷战,便没想和他说话。谁知冯亚星竟冲她笑了,手伸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十指紧扣。

“哎,你干吗?”

冯亚星眯着眼睛朝她笑,拉着她就往教室外走,边走还边说:“我牵我女朋友,关你什么事!”

郭漂亮被他怼得呆住了,慌乱地说:“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们又要说些有的没的了。”她边说边挣扎着想甩开冯亚星的手。

郭漂亮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很可悲,哪怕她在心里战胜了罗米,却依然觉得自己战胜不了悠悠众口。

冯亚星停下来,搂着郭漂亮的脖子逼她凑近自己,他低下头,嘴唇快要挨到郭漂亮的额头,眼里带着狠戾的神色:“他们说什么,关我什么事!”

他都听到了!郭漂亮被冯亚星狠戾的眼神吓住了,耳边回响着冯亚星的两句话:“我牵我女朋友,关你什么事!”“他们说什么,关我什么事!”她静静地趴在冯亚星怀里,一下憎恨自己胆小,一下害怕自己被冯亚星看穿。

她脑子很乱,原来那句话也可以用在这个地方。

她反复念叨着那句话,原来那句话也适合现在的她。她和冯亚星是什么关系,关别人什么事?他们说些什么,关自己什么事?

冯亚星站在人群散去的楼道里,示意甄钟尔和莫明霞先走。他看着郭漂亮如此老练地教别人、劝导别人,他明白了其实郭漂亮什么道理都懂,只是她迈不开那一步去做。她怕错,更怕摔,她怕会失去更多。

冯亚星下决心要把她点醒:“你刚刚不是说得挺好吗?什么‘不活在别人的嘴里’,什么‘专注自己的喜欢’,什么‘何必为别人的话劳心费神’,你自己说得那么顺,怎么就不会这么做呢?”

郭漂亮趴在他怀里,安安静静地听他说,脑子也在飞速运转。她想起自己在网络当中“为爱而战”,还教甄钟尔打开心结,甚至包括刚刚她想明白罗米也只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她到底还在怕些什么呢?

“我看你这句话还得再添两句,‘关你什么事,关我什么事,若犯我事,打死处置’。”

冯亚星刚说完,郭漂亮扑哧一声笑了。刚刚沉重的气氛、严肃反省人生的状态全部消散得一干二净。

郭漂亮带着鼻音骂他:“坏蛋!”

“笑了?”冯亚星搂着她,手在她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安慰道,“我和你在一起,这是我和你的事,别人爱看热闹就看,迟早有一天我要收回份子钱!”

“瞎说什么呢!”郭漂亮给了他一拳。

“我可没瞎说。”冯亚星相当认真地说。他拉开郭漂亮,与她对视,让她看到自己眼里的认真。

“我知道他们都在瞎传你什么,有些话说一万遍他们也会自欺欺人,那我们就做给他们看。他们说你拜金,说你……”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那些形容他心爱姑娘的话太难听,他连提到都恨得牙痒痒,“他们认为我俩会分手。我们就偏不,偏要好好在一起。有钱怎么了?我拿一个名次就有奖金,全给你花!”

郭漂亮相当不服气,噘着嘴道:“我难道就没有钱吗?知不知道我的相机多贵!”

“是是是,奖金给你买相机、买镜头!”冯亚星哄着她,看她心情好了才问,“那我们吃饭去?”

郭漂亮撒娇道:“你背我!”

“好好好!”

冯亚星转过身在郭漂亮面前蹲下。

郭漂亮看着他宽阔的背,心中泛起柔软。

其实为爱而战也要为她爱的人、为爱她的人、为她爱的自己而战斗。我们活着不是为了不喜欢自己的人,我们不能因为别人的不喜欢而改变自己。忠于自己的感受,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她轻轻地趴在冯亚星的背上,任冯亚星将她背起来。他们就这样穿过人群,越过或熟悉或陌生的人。

她想,比起不可知的流言,她更在乎现在。

“冯亚星?”

“嗯?”

“我知道郭漂亮是什么样的人了。”

“什么样的?”

郭漂亮是特别喜欢你的人。她在心里轻轻地回答。

那朵青春要开花

那朵青春要开花

作者:慕夏 类型:其它 状态:已完结

若你喜欢怪人,别为流言分神!一个是古灵精怪的追星族,为爱痴狂,身陷流言之中。一个是自闭的“中二”少女,遗世独立,封闭自己。一个是“绝世”高手,隐瞒实力,躲躲藏藏。“与众不同”不是好词,“特立独行”遭人讽刺。怪小孩想要被接纳,只能披上伪装,磨掉自己的棱角。如何能有人爱我,亦爱我稀奇古怪的灵魂?“那朵青春要开花”,怪小孩别怕,这是可以错的年华。

小说详情